切换网页风格1 下载工具 切换网页风格2
阳江话网
阳江话网

方言字音查询

阳江话|广州话
会员名
密  码

      重置密码
用QQ帐号2秒快速安全登录本站
 
会员名 密码
邮  箱 密码

欢迎光临<阳江话网>!查询字音前请确认你是否已注册、已登录!
请输入一个汉字:
阳江话        广州话

   
()普通话注音:
详细字义...
阳江话注音:
阳江话同音字:
真人发音:
说明:   1.普通话注音包括拼音、多音字组词;阳江话注音包括拼音(后面数字是声调)、同音字或切音(用阳江话作声母韵母相拼)、多音字组词;其它方言注音包括拼音(后面数字是声调)。   2.支持简体繁体互相查询转换,普通话括号里箭头左边为简体,右边为繁体。
阳江常用语 阳江歇后语 阳江谚语 阳江词语 阳江童谣 阳江音乐 阳江小品 阳江白榄 阳江山歌 阳江咸水歌 民间故事 阳江电影



阳江民间故事


财主仔学讲话


从前,有一个财主仔,笨过条虫,连一句似样个话也无识讲,财主佬捰出一嚿钱,畀其出外低学讲话。 有一日,财主仔去到一个圩,看见有人在乃卖猪仔,就行近乃问:“果个咪系猪仔?” 卖猪仔果个佬看着其傻机机果个样,顺口应都一句:“知得又使乜问喳?!” 财主仔觉得果句话好听,即时记紧都,接着又问:“啲解得卖一个?” 卖猪仔果个佬抵无紧又应都一句:“好嘢无在多,一个顶十个!” 财主仔觉得果句更好,记紧都又问:“为乜事爱笼紧其?” 卖猪仔果个佬火都,大大声应其:“你果个人做乜委果样问个?无笼就绑,无绑就笼,无笼无绑咪畀其走甩都鸡?!” 财主仔觉得学紧都嘢,就扲出几两银畀去卖猪仔果个佬,卖猪仔果个佬莫名其妙就白拾几两银。 财主仔学紧都话,满心欢喜,立即起程回屋企话老哣知。行下行下,就到都晚黑。财主仔无看着都路,就坐在路边等天光。啱好遇紧附近村乃有贼佬偷嘢,村民追贼追到路边,看着财主仔在乃,就问财主仔:“你就系来偔村偷嘢个贼?!” 财主仔将白日学来个话来应:“知得又使乜问喳?!” 村民又问:“同你一齐来有几个?” 财主仔眼都无眨就应:“好嘢无在多,一个顶十个!” 村民看财主仔应得唝淡定,窒都一窒。大家商量:“果个贼仔唝狼,一定系有乜所恃,困其入木笼好还系用索绑好?” 财主仔一听,定定当当讲:“无笼就绑,无绑就笼,无笼无绑委走甩鸡!” 村民听都,一齐上来用索将财主仔绑好,写明呈状,解去衙门。



珍珠湾的传说


很久以前,珍珠湾一带原是一片小浅海湾。湾东面的飞鹅岭,西面的北环迳和北面的白根山将浅海围成一个“U”字型的大港池,人称口洋。有个水上人家的青年叫大鳖,长年累月在洋上以捕鱼为生。一天,大鳖遇到一条大海豚在洋边的沙洲上搁了浅,实在不忍心将它捕杀,便救起放归大海。原来,这海豚是龙皇的三女儿。为感谢渔夫的救命之恩,小龙女遂摇身变成了一位美丽的大姑娘嫁给大鳖为妻。从此,夫妻俩在岸上搭起蛋家棚居住。平日丈夫出海捕捞,妻子便在洋里养殖珍珠。人们看到新娘子如花似玉,又有一手养殖珍珠、加工手饰的绝活儿,便叫她珍珠玉女,并将她养殖珍珠的地方叫做珍珠湾。   谁知龙皇获悉女儿离宫上岸做了渔妇,勃然大怒,定要兴师问罪。一天夜里,龙皇抖动龙宫,作起狂风巨浪,将玉女夫妇俩连同蛋家棚一起冲进了大海。玉女急中生智还原成海豚身,将在海中挣扎的丈夫救起。龙皇却不肯罢休,下令虾兵蟹将将夫妻俩处死……  在这千均一发之际,南海观音菩萨大发慈悲,及时乘莲赶到洋上,点泼圣水,普度众生。只见转瞬间风平浪静,河清海晏,水中钻出一对鸳鸯鸟,飞上菩萨的莲蓬。第二天,人们发现口洋的海水全退干了,沧海变成了桑田,田中长出大片莲藕,滩上立起了两座小山,前面的一座酷似一条大海豚,后面的一座酷似一只大海龟。大家都说,莲藕是观音娘娘留下造福人间的仙草,前面那座山是珍珠玉女的化身,管她叫玉豚山,后面那座是大鳖的化身,管他叫金龟岭。 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,每天人们都能看到一对鸳鸯在莲池里戏水。忽然有一天,人们不再看到鸳鸯了,却在白根山下发现了一对鸟型巨石。后人都相传,这是当年那对老鸳鸯仙逝后留下的“仙骨”——鸳鸯石。



头壳顶出气


从前,有个独头公仔去女儿屋企过五月节。 女儿在屋企熬裹粽,无想畀独头公仔吃,就对独头公仔讲:“阿爷阿爷,大镬煮紧麻,细镬煮紧纱,你帮我看看火,我去隔离屋捰碗粥你畀吃啦!”讲完,就扯头扯路去担水。 独头公仔看见灶头热气蓬蓬,又闻着阵阵裹粽香味,知得女儿系骗自己。等女儿无看着,就揭开镬盖,将热滚滚个裹粽放入自己那顶“卖猫仔”(用竹篾编的一种雨笠)乃,放在头壳顶上高,“含含”声趯回屋,那眤裹粽在佢头壳顶乃还热气蓬蓬。女儿担水回来,看着独头公仔走都,就喊:“阿爷,吃碗粥之回去呀!” 独头公仔讲:“还吃粥,头壳顶都出都气啰!”

 


鯆鱼捞蔗数


从前,有两兄弟,都系以卖蔗为生。大哥读过几日书,识得几粒字,小弟冇去过书房,枹子能大个字都无识一个。有人赊蔗数时,无识写名,只好按赊数人个高矮肥瘦画个人形,再长长短短画条线记落银码几多。
小弟卖蔗比大哥公道,所以生意比大哥好好多。大哥无忿气,心谂,同系一张地栽个蔗,为乜事其委好卖过我?就系识字记帐,我都比其长门,我爱看看其啲样记帐之得! 第二日,大哥特登无去卖蔗,去到小弟屋企,幐姪仔讲:“偌老子今早去卖蔗,无记得带帐簿,喊我幐其扎扎数,你幐我揾着那个帐簿其嗻!”
姪仔快快手手揾出那个帐簿畀去大伯。
大哥看着帐簿里头一江郎公仔捞长长短短,密密麻麻个线,一头雾水不知东,搞都一日仔之明白系乜回事。想到自己识字识墨,都比无上文字无识个,捞数都无委记个小弟,忍无紧长叹一声:“命啊!”随手在帐簿上写都一个“命”字,最后那竖还拖得长长。
晚黑,小弟卖蔗回来,看着帐簿乃多都一个好似鯆鱼样个“命”字,觉得出奇,就问仔其乜谁揭过帐簿,其仔讲系大伯来揭过。小弟无明白:“偔哥真系出嘥都奇,做乜鯆鱼捞都我个蔗数?!”



新娘擏屁


在大庭广众屙屁系好失礼个事,新娘就更无使讲啰。 从前,有一个大姐仔出嫁做新娘,坐紧新娘席饮酒。菜还未上,新娘突然觉得屁胀,怕失礼无敢当众屙,又无敢离台,只好出尽力抵紧。 伴队姐无知头乜尾,一味同新娘讲乃讲改,新娘一分神,屁就“啵”一声放响都。新娘个叔仔突然听到“啵”一声响,就问新娘:“嫂,头先乜嘢在改喊?”新娘羞得面红红,细细声应叔仔:“好似系蛤乸喊。”叔仔闻到一阵臭味,问:“啲解又有臭味个?”新娘硬紧头皮应:“系死蛤乸。”叔仔无明白,问:“死蛤乸还委喊?”新娘退无可退,大声应叔仔:“蛤乸喊过之死都!” 后来,大家将做事小小心心,谨小慎微那个样喻为“新娘擏屁”。



无关我事


从前,有一个人好无识好丑,时常在俼做喜事个时候讲无吉利个事话。有一次,却姐个仔满月做满月酒,入席个时候却姐嘱来嘱去喊其无好讲无吉利个话。饮酒时,其真正半句话无吉利个话都冇讲。 饮完酒,却姐送其回屋。其捞却姐讲:“阿姐,饮酒那阵我半句无吉利个话都冇讲,如果偌仔有个三长两短,之无关我事啊!”


塘围圩一盏灯


旧时,阳江有开灯的习俗,即当年屋企添男丁,正月十五爱在门楼挂一盏花灯,大家怕误事,总系隔早几圩就买好灯。 塘围圩附近有个佬仔号个阿贵,果个阿贵为人识计数,做乜事都屎窟尾挽几个算盘。 果一年,阿贵添都一个孙,正月十五爱挂花灯。阿贵想拾便宜货,一直等到春节最后一轮圩之去买花灯。 果阵时,因为少人买花灯,大家都无卖都,整个塘围圩得一间铺还在乃卖灯,而且系还有七盏,三元钱一盏。阿贵还未舍得买,诈下诈在乃看其他嘢。卖灯佬看穿都阿贵那肚屎,等阿贵行开,点火烧都四盏灯。 阿贵在圩乃转来转去,都揾无紧一间铺有灯卖个,冇办法又回到铺头问老板:“花灯几多钱一盏?”卖灯佬讲:“七元。”阿贵心谂,头先还卖三元,果阵一下升到七元,咪毒个去抢!应去揾揾之得。 等阿贵一行开,卖灯佬又点火烧都两盏灯。 差无多散圩,阿贵还系揾无紧花灯,心谂:七元之七元,等试乜想买都冇得买哇。又行回卖灯铺头。 阿贵看铺头还剩落一盏灯,心里头有奀急,但果把嘴还诈下诈讲:“老板,差无多散圩啰,你果盏花灯卖几多钱?”卖灯佬眼都无眨应阿贵:“廿一元!” 阿贵睁大那双眼讲:“开市卖三元,头先卖七元,果阵卖廿一元,唝还成世界?” 卖灯佬讲:“开市那阵系七盏灯个价钱,头先系三盏灯个价钱,果阵,塘围圩系华剩果盏灯,你买之买,无买之罢,架之烧都其算数。” 阿贵无计好思量,只得扲廿一元买都塘围圩最后那盏灯。



笑死鬼


从前,有四个穷秀才上京考试,路上遇紧一个道士。果四个秀才为都表示自己有才学,日日“子曰诗云”,口仔呱呱。道士抵其无紧,就故意想考考其。 啱好路边有一座灰窑,道士就讲:“偌个个饱读诗书,唝有才学,不如人人都就灰窑吟一句诗,好无?” 四个秀才都想露一手。第一个争紧讲:“远远望见一灰窑”,第二个接紧又吟一句:“一条黑气冲云霄”,第三个吟道:“谁人敢去踩一脚”,第四个秀才 忄内 死落都后,头拧颈甩吟道:“担保烧得燶又燶”。 四个秀才吟完诗,问道士:“偔个才学啲子?” 道士起头粒声无出,唞都试辰大声哭都。秀才觉得出奇,问道士:“你做乜哭喳?” 道士讲:“偌四个吟诗一个比一个好,连鬼都笑死都,我系专门捉鬼个,以后咪连鬼都冇得捉都?!”



大澳的传说


大澳位于东平镇东南方,是当年广东大港之一,史称“六澳之首”。我国古代南“海上丝绸这路”从始发港广州至出口港徐闻,大澳是中途的一个必经的重要港口。 大澳港水深池宽,水上交通方便。当年往广州、香港海上贸易的商埠。港内商贾云集,商务繁华,设有商会。明清大澳鼎盛时期,这里的店铺达数十间,热闹非常,繁华富庶的景象胜似都市。大澳当时名闻四方,与广州“十三行”并称“十三行尾”。 大澳原来叫做小澳,据说后来是乾隆重皇帝改的名。传说当年乾隆重皇化名高天赐,与他的契仔周日清微服下江南,在一间客栈与来自广东的的捕快方魁相遇。那方魁不知眼前的是万岁低频,二两黄汤下肚后借着酒意,把家乡东平的小澳港大大吹嘘了一番。  当方魁说到十三行尾时,随行的周日清甚感举,问道:何谓十三行尾?方魁其实对之所以谓的十三行尾也是一知半解,酒酣耳热之际便信口开河说:那是在阳江东南沿海的一个叫澳仔(当时小澳港也称澳仔)的小港口,你可别小看这么个名字,那可是一个好地方呀! 一旁正竖起耳朵细听的乾隆皇甚感失望,随口说道,我还以为是一个什么繁华之地,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小港口而已。方魁接口道:兄台有所不知,这小澳港可历来是海上丝绸这路的必经这港,列为广东六澳之首,商贾云集,可是一片繁华啊,你不去看一看可真是可惜了。 乾隆问道: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难道小澳港胜过苏杭?方魁哈哈一笑,兄台看来真是有所不知了,难道你没听说过"小澳赚钱小澳花,未到小澳莫归家"这句话吗?那小澳的繁华可想而知了。 当晚乾隆皇在客栈里辗转反侧,睡不着觉,心里想:这小澳究竟有什么好,那方魁竟说可以苏杭?第二天,乾隆便带着周日清直奔小澳而去,决定一睹真面貌。 一路奔波,到了小澳一看,只见它背山面海,绿树成荫,海水碧蓝,景象别致,港内帆船云集,岸上车水马龙,商铺林立,好一派江南的繁华富庶景象。乾隆皇赞道: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呀,当下找了一间全澳位置最好的客栈“广客隆”放好行李后,就迫不及待地带上周日清在澳内到处游转,发现这小澳果真是十分繁华,衣食住行,吃喝玩乐,应有尽有。 到了晚上,在酒楼里大啖海鲜,酒足饭饱之余,乾隆皇便考起周日清来了:清儿,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做十三行尾?周日清挠了挠头,答道:乾隆皇答道:你看看这澳内渔栏、杉木、桐油、盐店、造船、海味、绳缆、苏杭铺、万生堂、酒米铺、饭店、客栈、日杂齐全,刚好是十三个行业,这就是十三行了。周日清问:那十三行尾又是什么意思?乾隆皇笑着指了指酒楼旁边:这尾嘛,就是指这些青楼岐院和赌坊了。乾隆皇说着说着不觉叹道:这分明是大澳嘛,为什么要叫小澳呢? “广客隆”客栈的老板是读书人出身。这几天来,见乾隆皇两人举止不凡,谈吐不俗,知道不是一般客人,所以照顾得特别周到。一晚送水到客房时,请求乾隆皇留个墨宝。那乾隆皇正在兴头上,便一口答应:“好吧,你明天来拿。”那老板听了,连连道谢。 第二天一早,店老板亲自来扫打房间时,发现两位客人早已离,探头一看,只见桌面上果然留下龙飞凤舞的“大澳”两字,再仔细一看那落款,不由得浑身打哆嗦,原来题字的是当今的皇帝老爷呀!当下连忙跪地谢恩。之后又连忙跑到当地衙门禀告,当地官员这才知道当今皇上曾亲自驾到,就在澳头建了个牌楼,上面镶上乾隆皇所题的“大澳”两字。从此,当日的“小澳”便给御赐名成为“大澳”了。 消息传开,那间“广客隆”客栈因为乾隆皇曾入住过,生意一直兴旺不衰,其它地方的客栈也纷纷仿效挂起了“广客栈”这个招牌。因此,直到现在广东许多地方的商铺都喜欢挂“广客隆”的招牌。



高床暖被 屎胀懒起


从前,阳西儒洞有一个财主佬,生都三个女儿,大女嫁畀一个县太爷,二女嫁畀一个富商,三女嫁畀一个穷书生。 有一年,财主佬生日,大女婿二女婿都送来贵重个贺礼,财主佬笑得有牙冇眼,特登畀有高床暖被个西屋大女婿捞二女婿住。三女婿穷到燶去,周身文文文,无送得起礼,冇办法,之用纸写都一幅寿词做礼送畀外佬。财主佬看三女婿个礼得张纸,周身无爽神,大女婿二女婿也一个二个在邻时弹弹唱唱。财主佬怕畀俼看着丢格,跟手喊人带三女婿去冇床冇席个东屋乃住。 晚黑,北风呼呼声,三女婿冷得腯腯震,一奀都瞓无着。一谂起两个老襟白日对自己弹弹唱唱,眼火之在乃飚。心谂,一定爱谂个计较仔挍挍果两只嘢之得。 等到过都一更,三女婿偷阴阴去到西屋,在大女婿捞二女婿个床脚尾乃屙都一大厾屎。 第二日,大女婿捞二女婿早朝一起身,看着自己床尾有一大厾屎,都计实系对方在乃屙个,你数我我数你,打得七继乱。引来好多人来看打跤,三女婿也在邻时乃泼火,诈下诈讲:“无怪得啊,高床暖被,屎胀懒起!”在场个人都咔咔声笑都,大女婿二女婿羞得死下死,财主佬差奀之激晕都。 以后,之有都“高床暖被 屎胀懒起”果句事话。



撑渡佬妙对难秀才


从前,青草渡有个撑渡佬,头毛白白一把年纪,又冇读过几多书,但系见多识广,也有少少文瞀。 有一日,隔篱黄花村有个秀才来到渡口想搭渡,撑渡佬讲:“秀才,不如我出个对你来对,对得出我无收你个渡金,对无出你之无上我个渡船,啲子?” 秀才讲:“系咪系,假假子我都系个秀才,无信对无紧个撑渡佬!好,你出上联哩!” 撑渡佬将撑篙插落河乃,随口出都个上联:“青草塘,青草鱼,口含青草。” 秀才略略谂都一下,就对出下联:“黄花村,黄花女,头戴黄花。” 撑渡佬接紧又出都一联:“李打鲤,鲤归岩,李沉鲤出。” 果套秀才谂来谂去都对无出下联。诸位看官,你呢?



牛叔学话


从前,有个人号个牛叔。牛叔生得蠢钝,但系心地好好,做人又公道。同村有个有钱佬个小姐号个朱玲,果个朱玲就系中意牛叔个纯品。朱玲父母都无同意果头亲事,觉得牛叔冇墨水,连话都无识多讲几句。朱玲为得父母欢心,捰出几两银畀牛叔去学讲话,牛叔欢欢喜喜一口应承都。 有一日,一个耕田佬在田乃搙田草,牛叔问:“你在改做嘢乜?”那个耕田佬看着那胒禾讲:“唉,正种未出,杂 种先出!”,牛叔将果句话记紧都。行下行下,行到一道独木桥乃,撞紧一个牛贩佬,牛叔请牛贩佬教其讲话,牛贩佬对着那道桥叹都一声:“大路好走,独木难行啊!”牛叔又执紧果句话。牛叔行下行下,行到一眼塘,看着一个夫娘在乃担塘泥,牛叔又请果个夫娘教其讲话,果个夫娘无明牛叔乜意思,顺口应都一声:“塘中无水担塘泥。”牛叔执熟果句话,走回屋企将学紧个话话畀朱玲知。 朱玲以为牛叔出去果段时间见识广都,就带牛叔去见父母。隔篱邻舍好事个人都走来看热闹,牛叔记起耕田佬讲个话,就讲:“唉,正种未出,杂 种先出!”大家一听,觉得牛叔变嘥都样。朱玲父母也改变都态度,劏鸡杀鸭招呼牛叔吃晏。吃吃下,朱玲父母想考一考牛叔,特登畀一只筷子牛叔,牛叔抓紧那只筷子,想起捞牛贩佬过独木桥个情形,随口讲都一句:“大路好走,独木难行啊!”朱玲父母听见牛叔讲话文文瞀瞀,觉得牛叔真正今非昔比,跟手畀只筷子牛叔,狂忙之中无记得幐牛叔斟酒,牛叔看着酒杯空空,记起担塘泥那个夫娘婆讲个话,就又讲都一句:“塘中无水担塘泥。”朱玲父母一听,以为牛叔执怪自己,无得快捞牛叔斟酒,心中暗暗欢喜。



富家女招亲


从前有一个财主佬,生个女如花似玉,靓得好交关,财主佬有宝得死下死,无舍得将女嫁出去,想拣个门当户对、有文才又有钱财个后生招亲上门。但系女儿捞屋企那个看牛仔日久生情,口口声声非看牛仔不嫁,将财主佬两公婆激得死下死。 财主佬两公婆谂来谂去之谂出个以诗招亲个计较仔,两公婆又度都成日,之定落用“一点红、似弯弓、铃咚叮、暗矇矇”果几个词,按次序用上吟一首诗,边个吟得好之招边个为婿。心谂:看牛仔冇读过书,枹子能大个字都无识一个,又去边委吟诗?果次一定难紧其个。 招亲果日,来都好多人。村中有一个有钱仔,自以为读都几日书,肚中有文瞀,平日看着财主个女鬼死能靓,口扑流流,果次谂紧机会来都,怕等无紧,佮硬趯俼行开,暹队吟诗:“月亮出来一点红,尖尖两角似弯弓。银光满地铃咚叮,乌云罩住暗矇矇。” 一个秀才听都,心谂,小姐啲比月亮?接紧也吟诗一首:“莲花出来一点红,托儿曲曲似弯弓。莲叶遮住铃咚叮,水中藏住暗矇矇。” 财主佬两公婆觉得果个秀才吟得无错,正在改商量打算点果个秀才做女婿,丫环狂狂忙忙拖看牛仔来,看牛仔开口就吟:“小姐嘴唇一点红,两眉纤纤似弯弓;胸前有对铃咚叮,罗裙遮住暗矇矇。” 看牛仔啱吟完,小姐就隔紧珠帘吟道:“吟天去娶天,吟莲去采莲;牧童吟小姐,前世有姻缘。” 财主佬两公婆看小姐对看牛仔唝痴心,最终奈其无何,同意招看牛仔做女婿。



村婆笑秀才


从前,有两个秀才,又冇料又扮嘢,成日闲鬼啰啰东游西荡,口仔呱呱吟诗作对。 有一日,果两只嘢又在乃吟诗,一个讲:“笔头尖尖,墨砚圆圆,此科一考,我中文状元。”一个接紧讲:“箭头尖尖,弯弓圆圆,此科一考,我中武状元。”吟完诗,两只嘢又自叹花香:“好句!好句!” 一个过路个村婆啱好听见两个秀才吟个诗,差点笑死,随口也吟都几句:“朖头尖尖,屎肚圆圆,一胎两个,文武两状元。” 两个秀才听都,羞得死下死,粒都声无出之走都。



舍得个鸡无舍得个肾


从前,有个泥水佬号个张成,生都几个女儿,都嫁去都外地。 有一日,其个大女儿托人递声畀张成,喊其去执瓦漏。张成带齐架生,去到大女儿屋企。 大女儿有好多间屋爱执瓦漏,爱十几日之执得好。好在女儿孝顺,日日都劏个鸡,又助斤酒畀张成啲下。 头头果几日,张成都几爽神,又过都几日,张成偶然发觉餐餐吃鸡肉都冇吃着一个鸡肾。张成心谂:日日劏鸡畀我吃,啲解又冇看着鸡肾个?唝鬼小气,舍得个鸡无舍得个肾! 张成嬲起上来,越谂越火,偷阴阴在女儿床头顶上个瓦面乃特登留一个瓦漏。 十日后,张成拾好瓦漏要回屋企,女儿送其出村外,突然无记得捰鸡肾,于是就对张成讲:“我屋企晒都十几个鸡肾,系准备畀你捰回屋送酒个,一下子无记得捰畀你,你在改等试辰,我回屋捰畀你。” 到果阵时,张成之知得自己错怪都女儿,于是对女儿讲:“我也有嘢漏在你屋无记得捰都,偔一齐回去捰吙。” 回到女儿屋企,张成偷阴阴担梯执好特登留落那个瓦漏。

 


铜银买紧病猪仔


从前,有一个人,屋企有几个铜银,一直谂计较想使出去。 有一日,果个佬袋紧铜银,去到塘围圩买猪仔。其看着一个村佬样个人在乃卖猪仔,就问:“猪仔啲卖?” 卖猪仔果个佬看着有人问价,即时醒嘥都神:“老兄真系好眼力,我个猪仔真系个个都冇得弹,价钱好商量,价钱好商量。” 买猪仔果个佬诈下诈讲:“你个猪仔好系好,至怕屙烂屎。” 卖猪仔果个佬听都,拍紧心口讲:“猪仔担保系正嘢,包卖包养,如讲差讲错,雷打火烧!” 买猪仔果个佬暗暗爽鬼,快快手手捉猪入笼,交银扯人。卖猪仔果个佬也钱银落袋,走无得快。 买猪仔果个佬一回到屋企,满心欢喜开笼放猪,谁知笼中猪仔浑身青紫,一个二个采乃打冷震,一个都放无出。买猪仔果个佬心都悸都,讲:“铜银买个病猪仔,一场欢喜一场空。” 卖猪仔果个佬回到屋企,满心欢喜扲出卖猪仔得来个银两,细细一看,喳系铜银,眼都琼都,讲:“病猪卖得铜银价,偷鸡无紧蚀揸米。” 以后,之有都“铜银买紧病猪仔——两头两路走”果句事话。



孤寒财主


从前,有个孤寒财主,平日好饮酒,但又无舍得用菜肴,之去河乃拾那胒滑漏个石头仔,用油盐捞配料炒香来送酒。饮酒时吃一啖酒,再夹一粒石头仔落口乃嗍一嗍之呸出来。 有一日,财主又在屋饮酒,有人趯趯走来话佢知:“偌仔果阵在酒楼大吃大喝,你还定定当当在改用石头仔啲酒?你悭死又有乜用?” 财主一听,又激气又伤心:“生个畜牲唝嘥家,真系家门不幸,唉!反正系冇世界都,我又何必为其悭得死下死呢!老子今日也爱大吃一餐之得!”一时火起,端起碟仔,将剩落个七八粒石头仔一齐倒入都嘴。

 


塘围猪仔——货不离人


从前,有个外地佬在塘围圩买都一个猪仔,然后去圩边一间店仔吃晏。外地佬将猪仔放在身邻,自己踎在桥凳上高吃粥。果个时候,一个捋仔踎到佢个身邻,偷阴阴将猪仔笼那条带挂落自己个颈仔乃。 .
等到外地佬吃完粥起身捰猪仔时,捋仔大声佮恶噷那个外地佬:“你做乜捰我个猪仔?”
外地佬讲:“果个猪仔明明系我头先在圩买个,啲解又委系你个?”
“诈够戆!乜谁无知得,塘围圩个猪仔系货不离人,挂在颈仔乃个?”
一个猪仔就系唝子白白畀果个捋仔捋去都。 从今以后,之有都“塘围猪仔——货不离人”果句事话。







快速报告:
有任何意见建议,请在此报告给本站。

请输入验证码: 

网站客户邮箱:yjhw@yjhw.net   网站建设邮箱:li0662@qq.com   QQ:366508921   QQ群:228720887   手机:13376621122

手机登录本站 手机扫描用手机登录本站 微信公众号:
阳江话网yjhwnet
手机扫描加微信公众号 站长微信:
阳江话网yjhw.net
手机扫描加站长微信
版权所有:阳江话网yjhw.net    网站备案:粤ICP备11014188号    粤公网安备 44172302000019号
46.875